• 安防软件知识产权保护现状与企业建设成果 2018-03-27
  • 绝技!他能徒手测水温并带出一批徒弟 2018-03-27
  • 云业务营收超预期,双重受益工业互联网平台和企业上云加速 2018-03-27
  • 【亮宝】说说为什么崔雪莉比不上郑秀晶 2018-03-27
  • 鼎丰国际线上娱乐 2018-03-27
  • 脸书泄露用户资料丑闻发酵 市值一周蒸发580亿美元 2018-03-27
  • 浙江仙居:鸡蛋铺成的崭新未来 2018-03-27
  • 言情小说·作家列表·豆豆小说阅读网 2018-03-27
  •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——商丘网 2018-03-27
  • 网游之邪龙逆天TXT下载 2018-03-27
  • 徐青峰作品展威海巡展侧记 2018-03-27
  • 广东湛江海关:采取便利化通关监管措施助力中国最大半潜船“华洋龙”轮首航非洲 - 项目对接 - 一带一路发展频道 2018-03-27
  • 青少年男孩子的性生理和性心理解读 2018-03-27
  • 桓台:争当新旧动能转换排头兵 2018-03-27
  • 越活越年轻、越有更多人爱的生肖女 2018-03-27
  • 腾讯分分彩 > 都市生活 > 福气满堂 > 正文

    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://m.www.businessiu.cn

    第143章

    作者:柔桡轻曼所属:都市生活书名:福气满堂直达底部↓
    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        第143章

        这场宫变只维持短短半月,除了这半月穆贵妃下令杀死的大臣,宫婢和侍卫,以及京城百姓,折损不算严重。沈羡带进宫中的锦衣卫没有半分伤亡,宫中甚至没什么变化,甚至一些奴仆和侍卫也不知穆贵妃三皇子已被捉拿。

        这场宫变仿佛只是个笑话,却也实实在在害了不少人家破人亡。

        秋风萧瑟,锦衣卫收拾残局,沈羡捆着穆贵妃和三皇子去见皇上。

        皇上已经被宫婢扶着进去梳洗换上干净的衣袍,他穿着一身玄色常服,皇后,太子,也梳洗干净过来了金华宫,姜家人被送了回去,两个小皇孙这些日子有些被吓住,太子妃正在照顾他们。

        穆贵妃身穿明黄色朝服,华丽富贵,此刻也狼狈不堪,头上的凤冠也歪歪斜斜的,被带进金华宫还在使劲挣扎着。三皇子赵闵亦一身龙袍,被侍卫看押着,显得极为讽刺,就连太后也被一并压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穆贵妃使劲挣扎着,“你们这些狗东西,快些放开本宫?!彼皇涛姥怪谱殴蛟诹说厣?,抬头望见一身常服的瑞武帝,眼泪也跟着落了下来,哭道,“皇上,臣妾知错了,臣妾只是一时糊涂啊,都是太后娘娘,是,是她说皇上您不会把太子的位子给闵亦的,左家又出了这样的事情,是太后鼓动我的,我也不愿意的,可是正要让太子登上皇位,这后宫哪儿还会有我和闵亦的容身之处啊重生最流风?!?br />
        太后虽被侍卫制着,皇上却也给她最后的体面,没让她跪下来,她不可置信的瞪着穆贵妃,“你这女人,颠倒黑白的本事倒是不弱,此事哀家承认是一时迷了心窍,听信了你的话,既事情败露,哀家也无话可说?!彼踔敛幌敫馀硕灾?,狡辩又如何呢,经历这样的事情,还以为皇上能够原谅她们吗?

        瑞武帝望着匍匐在地上哭的凄惨的女人,此刻的她丑陋不堪,脸上的妆容糊了一脸,瑞武帝闭了闭眼,想起他重病那次,三皇子一步一磕头的替他求福,这一切却是假的,这两人连亲情都能利用,到如今想要谋害篡位,他亦是看的清楚了

        。

        瑞武帝闭眼道,“把他们压入天牢,等候发落?!?br />
        穆贵妃,三皇子,太后,诸卫羽林千牛将军,龙武卫大将军,全部被压入大牢,众人累了这么些日子,瑞武帝的身子也有些扛不住,由着宫婢扶着回了寝宫,唤了皇后太子太傅和沈羡几人进去。

        不多时,沈羡同太傅出来,太傅望着澄碧的天空,悠悠道,“这天终究是变了?!狈讲呕噬显谑榉扛嬷?,等到事情结束,他会把皇位传给太子。

        太傅扭头望沈羡,笑道,“此次的事情还要多亏福昌,如若不是她,皇上怕早有性命之危?!彼底藕鋈患缴蛳奂绨蛏系难?,正色道,“你伤口还未好,早些回去歇着吧?!?br />
        肩膀的伤口是在栎州受的伤,这一路赶回京城再到如今半点未曾歇息,肩膀上的伤口自然也加重了。

        沈羡道,“老师慢行,学生先行回府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去吧?!?br />
        萧风萧礼陪着沈羡回到沈府,家中奴仆全迎了出来,毕恭毕敬,两护卫送沈羡进房处理了伤口,伤口有些化脓,萧风去请郎中,小厮进来跟沈羡通报了声,“大人,公主生病了破纹夜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羡怔了下,道,“可请了郎中?”

        “请过了,郎中说公主心中有郁结,这才生了病,也给开了药方,可是没什么用处,公主这些日子都躺在床上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羡道,“我知晓了,你先退下吧?!彼只嚼聪衾?,问了公主的事情,他去栎州后,萧风萧礼一直留在京城的。沈家一直有暗卫守着,萧礼就把那日的事情同他说了,“太太要去栎州那日和公主起了些争执,公主不许太太离开,最后谢大人进房不知跟公主说了些什么,谢大人和太太离开后,公主就一病不起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羡心里了然,清楚是怎么回事。谢澈和谢瑜当年被追杀的事情他早就调查的一清二楚。几年前,谢澈离开姜家自立门户曾去邵安成一趟,怕就是调查当年的事情,他应该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,又见不得嘉禾欺辱姣姣,这才跟嘉禾道出当年之事。

        他对自己这位公主娘亲很是了解,知道她是什么性子,也的的确确对她没有半分感情,如果不是为了妹妹,为了沈家的平和,他根本容不下嘉禾回来沈家。

        沈羡吩咐下去,“先找郎中帮她看着吧,等着宫里的事情忙完了,请两个太医上门?!蹦懿荒芡ゾ褪撬拿?,挺不过去,也当是给谢瑜偿命。

        入夜后,沈羡睡不着,总想着栎州的姣姣,她自小没吃什么苦头,从小到大兄长家人宠着,这次怕是也吓着她了,也不知她在栎州过的如何,还怀着身子,京城的事情还未结束,他还不能去接他。

        远在栎州的玉珠也是睡不着,她总日担心着京城的情况,身子都消瘦不少,孔芷熹每日都陪着她说说话,见她日渐消瘦也是心疼,直到等来京城消息,得知叛党全部被擒,皇上,太妃,皇后太子,太子妃小皇孙和姜家人都被救出,玉珠这才彻底放了心基因武道。

        除了京城快马加鞭送来的消息,还有一封沈羡给她的书信,“吾妻姣姣,京城一切安好,叛贼已伏法,岳父岳母及其他人亦都安然无恙,你怀有身孕,切莫操劳,甚是挂念吾妻,请妻保重身体,夫亦安好,无需担忧,待事情彻底结束,我会来栎州接你

        ?!?br />
        信不长,只有寥寥几句,家人和他都安康,玉珠也彻底安了心,待在栎州好好的修养身子,等着他来接。

        肚子两月的时候,天已入了冬,栎州格外的寒冷,玉珠每次裹着厚厚的狐毛大氅,京城又传了消息过来,左都督带的几万大军行至京城,长途跋涉下来,士兵早就疲惫不堪,再加上太子携虎符亲迎敌军,敌军士气不振,甚至有一半人投降,剩下一半也不愿把弓箭对向同胞,亦都投降。

        左都督被伏,穆贵妃,三皇子,太后,左家两兄弟均被斩首,谋反是大罪,左家,穆家,丘家满门抄斩,其此旁系也都被流放,生生世世不得入仕途,此事算是彻底结束。

        太子也在此事之后登上皇位,改国号昭元。

        远在千里外的玉珠抚着肚子轻声道,“都结束了,爹爹很快就会来接我们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孔芷熹坐在一旁盯着玉珠的肚子,纳闷道,“嫂嫂,你这肚子比我嫂子怀孕三月的时候还要显呢?!?br />
        玉珠心中一动,她这也是第一次怀孕,还什么都不懂,除了当初不舒服请过一次郎中,哪会儿才怀一个月,把脉也有些难,现在已两个多月,不如在请郎中来瞧瞧。

        外头还在落雪,郎中很快请来,身上落满白雪,进屋给玉珠行礼,又帮着诊了脉才欢喜道,“恭喜夫人贺喜夫人,夫人这怀的是双胎,真真天大的喜事儿?!?br />
        头先也是这个郎中给玉珠诊的,那会儿她才怀一个月,滑脉都还不太显,这已经两个多月,能把出双胎的脉象来重生之宗门崛起。

        玉珠有些震住,以往怎么都怀不上,这一怀就怀两。

        双胎可比单胎麻烦,需要注意地方也多,第一个就是饮食方便,一定要合理搭配,不能吃太多,吃的多等月份大,孩子大,对产妇是很危险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郎中列了不少注意事项,和一些膳食的方子后才离开。

        孔亦清的妻子得知玉珠怀的双胎,立刻找了一名擅妇科的嬷嬷照顾她的起居饮食。

        此时已入一月,是昭元一年一月,再有半月就要过年,风雪飘飘,玉珠还怀着身孕,肯定是回不去京城的,她就想着实在不成,过年去幽州同谢大哥一块过也是好的,不曾想,沈羡让人送了信过来,他过几日会来栎州陪她过年。

        原来京城的事情处理完毕,左都督伏法后,穆家,三皇子,左家,丘家这些叛乱处理完毕,太子赵祯亦登基,正好是新的一年,年号昭元,昭元一年。

        新帝登基,安抚民众,京城各司各职各衙署都要重新安排人手,特别是宫中守卫,此事和锦衣卫就没了多大的关系,新帝任沈羡为从二品大都督,督视各路兵马,若是战乱时期,大都督极为京城最高之军事统帅。

        沈家一门出了个镇国大将军沈国公,又有沈羡这位大都督,京城再无人家能抵得过沈家这份儿的荣耀。

        沈羡在栎州受的伤并未好,这一直忙碌到一月才松散下来,下头还有不少官员帮衬着,也无需他什么事儿,就跟新帝禀告一声,想去栎州接回妻子,修养一段日子,也正好在栎州过个年。

        新帝自然允了,随沈羡而去的还有一道圣旨。百镀一下“福气满堂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